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
上财首页 | 经济学院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媒体报道汇总
发布日期:2017-07-24

【编者按】7月5日下午,由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经济学院联合主办的、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创业中心一楼报告厅隆重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财政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项中新,财政部政策研究室经济处处长姜大峪,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王勇,平安证券副所长兼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励雅敏,南方基金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张征,上海昶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秋等嘉宾应邀参会。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蒋传海致欢迎辞,校人事处处长程霖,校科研处处长靳玉英、副处长郑春荣,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经济学院党委书记王昉,常务副院长夏纪军,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以及经济学院和高等研究院班子其他领导,“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全体成员和来自政府、高校、科研院所、各类金融机构及媒体的各行各业听众200多人参加了论坛。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林立国主持本次论坛。

报告采用经过8年打造独具特色的兼具国情和国际经验的中国经济量化准结构模型进行情境分析(counter-factual analyses)和政策模拟(policy simulations)方法,在对统计数据和经济信息充分收集和进行科学鉴别校正的基础上,对中国宏观经济最新形势进行严谨的分析,对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客观的预测,并提供各种政策情景模拟结果及中长期改革治理方向,供决策参考。

发布会邀请到多位政府、学界、业界代表与会交流,三十余家媒体记者积极参会,并对会议内容进行报道。


1.中国新闻网: 报告称中国经济呈回稳态势 不可忽视家庭债务

2.中青在线:报告显示:家庭债务成居民沉重负担

3.证券时报网:报告:债务风险凸显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4.经济日报:《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5.经济参考报:上财报告:市场化改革可缩小实际 增长与潜在增长落差

6.新华财经:上财高等研究院报告:居民家庭债务将对实体经济带来挑战

7.东方财经浦东频道:2017年我国经济虽呈回稳态势但风险犹存 民企需创新发展

8.SMG纪实频道:上财举办宏观经济预测年中报道发布会

9.SMG星尚频道:上财举办宏观经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会暨高峰论坛

10.上观新闻:半年价格指数引发疑问: 为何“菜篮子”价格涨不动,原材料价格越来越贵?

11.新民网:上财报告:房价环比回升,居民房贷负担攀升

12.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理想状态下“十三五”中国经济平均潜在增长率或超9% 

13.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土地财政是地方政府债务潜在风险源 

14.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15.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2017年实体企业经营效率回升 中国经济回稳 

16.东方财富网:上财高研院:中国经济呈现回稳态势 但企稳基础并不稳固 

17.第一财经:田国强:改不改革经济增长相差3个百分点 

18.东方网:财大报告:下半年中国经济仍有下行压力 

19.社会科学报:上财《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20.青年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 房贷成年轻家庭资金流动性变差主因 

21.国际金融报:上财高研院:下半年经济回稳基础待巩固 

22.证券日报:上海财大年中报告:经济企稳但基础不牢 呼吁深化市场化制度改革 

23.新民晚报:上海财大发布2017年中宏观经济报告:企业效率回升 利润明显向好 

24.央广网:《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25.上海东方广播:上财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26.第一财经广播:上海财大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会暨高峰论坛 

27.上海热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 家庭债务问题凸显 

28.大公网:上海財經大學:家庭債務問題成為中國經濟健康運行的巨大隱患 

29.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30.劳动报:上财发布宏观经济年中报告 

31.中国社会科学报:上海财经大学报告显示 2017年中国经济呈回稳态势 

32.第一财经:中国家庭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学者称拖累经济增速超2个百分点 

33.香港文汇报:內地家庭債務成經濟運行隱患 

34.上观新闻:半年价格指数引发疑问:为何“菜篮子”价格涨不动,原材料价格越来越贵? 

35.青年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 房贷成年轻家庭资金流动性变差主因 

36.澎湃新闻:黄晓东:中国家庭债再增3年,将达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 

37.上海金融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显示: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38.记者论坛:上财报告: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39.新华社:钱袋子“跑赢”GDP 我国居民收入支出结构更加优化 

40.中国经济时报:改革治理将进一步夯实稳中向好态势——访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 

41.Global Times:Soaring household debt a dangerous, overlooked risk in China 

42.解放日报:改革与不改革 差别有多大


中国新闻网: 报告称中国经济呈回稳态势 不可忽视家庭债务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7-07-05 记者:许婧

http://dw.chinanews.com/chinanews/content.jsp?id=8270008&classify=zw&pageSize=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中新社上海7月5日电 (记者 许婧)2017年,中国经济形势虽有回稳态势,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尤其是债务风险凸显,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这是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5日在沪发布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得出的结论。

报告显示,从实体经济表现看,今年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年的个位数增长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不过,从整体发展态势来看,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增加;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研究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报告特别指出,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家庭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数据显示,2012到2014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房产已经使得中国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课题组据此认为,中国要高度重视家庭债务居高不下的问题,且这个问题需要放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和制度性体系中考量。



中青在线:报告显示:家庭债务成居民沉重负担

来源:中青在线 2017-07-05 记者:王烨捷

http://m.cyol.com/content/2017-07/05/content_16266510.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中青在线上海7月5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今天下午,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显示,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但我们发现家庭债务问题被学界长期忽视了。”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发现,就在今年年初,还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家庭债务并不是多大的债务风险,但根据上财团队获得的数据,家庭债务问题或将影响中国经济未来走势。

“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根据上海课题组测算,2012年到2014年间受流动性约束压力增大的影响,GDP增速下降1.18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报告称,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它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而在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上财报告认为,土地财政在一些地方的影响仍未见消退。报告指出,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7000亿元。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 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达到17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报告发现,2016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上财团队检索了各省市披露的 信息后发现,多数省份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

课题组认为只有深化改革,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上财课题组经过实证分析认为,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如果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TFP重回全球金融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中国经济“十三五”期间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可能超过9%,“不过,这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经济部编)

【责任编辑:贾志强】




证券时报网:报告:债务风险凸显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来源:证券时报网 2017-07-05 记者:刘禹成

http://kuaixun.stcn.com/2017/0705/13465128.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了《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我国经济的改革、发展和治理进行了解读。

黄晓东致辞表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的一些指标呈现向好态势,但也有一些先行指标如PMI(采购经理指数)等显示经济下行风险犹存,脱实向虚的现象和问题尚未得到有效根治,这些都将给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中国经济呈现回稳态势,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黄晓东指出。

报告中数据显示,2012到2014年间,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据报告中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显示,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因此,中国也要高度重视家庭债务居高不下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需要放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和制度性体系中考量。”黄晓东认为。

在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有必要反思过去这几年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的原因所在,田国强教授认为这可以归因于五重原因的叠加: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最后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严重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的理解偏差。田国强认为:“观照当下,这五重原因仍然存在,没有从根源上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和制度性问题还没有解决甚至恶化,导致民间信心不足及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困境。”

面向2017年下半年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报告课题组认为,这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

田国强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经济日报:《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来源:经济日报 2017-07-06 记者:沈则瑾

https://share.jingjiribao.cn/detail/newsDetailShare.html?docid=7927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报告进行了解读。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财政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项中新,以及来自平安证券、华泰证券、方正证券、东北证券、南方基金上海分公司、上海昶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业界人士围绕“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对我国经济的改革、发展和治理进行了解读点评。

课题组认为,2017 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课题组基于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量化准结构宏观经济预测模型(IAR-CMM Model)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就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趋势进行了预测,测算出2017 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具体预测结果如下:

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7 年全年实际GDP 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GDP 增速约为6.49%;CPI 增长1.7%,PPI 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至6.85 CNY/USD。

课题组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以下三大风险:

一、课题组预计下半年PPI 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

二、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截至一季度末,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平均利率较2016 年末分别上升了0.19 和0.87 个百分点。中长期和短期融资成本均呈上升趋势,特别是短期融资成本快速上升,企业债务成本上升的压力已初现。

三、金融机构“去杠杆”料将持续,信贷增速或趋缓,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

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2016 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 万亿元,占GDP 比重达20.6%,比2015 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国14.1%—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7000 亿元。

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则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达到17 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课题组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房地产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 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通过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根据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数省份的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据课题组测算,2012 到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 减弱1.18 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 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 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 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TFP 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关于“四个全面”的综合、整体、深化改革的纲领性决议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


↑7 月5 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责编:王荆阳)


经济参考报:上财报告:市场化改革可缩小实际 增长与潜在增长落差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7-07-06 记者:金辉

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7-07/06/content_33549.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5日发布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

课题组认为,造成过去这几年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的原因在于,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和制度性问题还没有解决甚至恶化,导致民间信心不足及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困境。可归纳为三个结构性失衡:经济结构失衡、体制结构失衡、治理结构失衡。正如课题总负责人田国强教授提出的,从长期发展来看,标本兼治的任务是经济体制改革、制度供给改革、能不能够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改革。如果坚定不移地深化市场化改革,渐进有序的经济自由化、市场化和民营化改革有实质性的进展,让经济结构、体制结构和治理结构的三大失衡得到有效改善和解决,社会和民间特别是民营经济的信心就会有大的提振,那么中国经济仍有望真正实现稳中求进和长远可持续发展。

课题组指出,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这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金辉)


新华财经:上财高等研究院报告:居民家庭债务将对实体经济带来挑战

来源:新华财经 2017-07-05 记者:王淑娟、苏楠

https://res.cnfic.com.cn/group1/M00/05/68/wKgANVlc5HuEMBzQAAAAAIkUCZs53.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新华财经7月5日(记者王淑娟、苏楠),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最新发布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据上财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测算,2012年到2014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而截止到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报告认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从一些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同时债务风险尽管尚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债务结构性非均衡发展也值得重视,这将给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完)


东方财经浦东频道:2017年我国经济虽呈回稳态势但风险犹存 民企需创新发展

来源:东方财经浦东频道  2017-04-21 记者:刘琨   摄像:毕梓霖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g05225j95ft.html

SMG纪实频道:上财举办宏观经济预测年中报道发布会

来源: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  2017-7-8   记者:邓莹莹   摄像:顾荣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e0524a1ccyk.html

SMG星尚频道:上财举办宏观经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会暨高峰论坛

来源:上海电视台星尚频道 2017-7-10  记者:李颖 摄像:易贤炳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m05240hka5p.html


上观新闻:半年价格指数引发疑问: 为何“菜篮子”价格涨不动,原材料价格越来越贵?

来源:上观新闻2017-07-10  作者:张煜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今年上半年我国CPI和PPI的分化?这种趋势在下半年还会继续加大吗?


“纸箱涨了,家电涨了,医疗保健服务价格涨了……”“猪肉价格跌了不少,菜价、蛋价也不高。”今年上半年,说起中国的物价水平,大多数人都有类似的感受——食品和生活资料价格涨不上去,但服务价格和生产资料价格涨幅较大,CPI和PPI的分化趋势似乎愈发明显。


7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印证了人们最直观的感受: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4%,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6%,CPI和PPI的涨幅差距大于去年同期水平。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今年上半年我国CPI和PPI的分化?这种趋势在下半年还会继续加大吗?


CPI和PPI分化趋势变缓


今年一季度,PPI一度上涨至7.8%,同时CPI一度下跌至0.8%,但从3月份开始,PPI开始一路下跌,直到近两个月稳定在5.5%的水平,而CPI则稳定在“1时代”。从最新公布的6月份CPI和PPI的同比数据看,两者之间的分化趋势正从年初的加大趋于最近的稳定。



今年上半年CPI和PPI变化趋势


一般而言,CPI 受食品和服务价格影响较大,PPI 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影响较大。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研究发现,食品价格对我国CPI的影响程度约为20%,服务业对CPI的影响程度约为35%。“但因为今年以来气候条件良好,致使食品供应充足,而消费需求仍不够旺盛,因此消费品和食品价格总体下行,与此同时,服务业价格始终保持平稳,因此食品价格成为拉动我国CPI维持在‘1’时代的主要因素。”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周振华分析。


而在PPI方面,因去年底以来的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升影响,PPI在年初达到高点。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分析,但随着部分价格上涨过快的工业产品在二季度开始回落到相对均衡水平,这些工业产品的价格下跌趋势逐渐减弱,未来下降幅度不会太大,会在均衡水平波动。


上财课题组认为,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重,人口红利开始逐渐消失,导致劳动力成本将逐渐上升,从而服务行业对CPI 的贡献越来越大,但从上半年数据分析,虽然,旅游、教育服务和医疗保健价格增幅较为明显,但从服务业整体看,下半年服务业价格增速将基本保持稳定,或略有上升。


因此,由于CPI和PPI的翘尾因素都将在下半年回落,而CPI或略有上升,同时PPI或略有下降,所以CPI和PPI的分化趋势将在下半年趋缓。


下半年通缩压力显现


“虽然CPI和PPI的分化趋势在趋缓,但由于自4月份以来,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PPI 环比增速都由正转负,因此工业领域的通缩压力明显上升。”上财课题组指出。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近三个月PPI同比增速回落,而环比增速出现负值?上财课题组首席专家黄晓东分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的原因。首先,近期部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例如自2017 年年初以来,原油价格小幅波动,“这对PPI 连续两个月下降以及同比增速连续三个月收窄起到一定程度的拉动作用。”


其次,2016 年春节后房地产销售的火爆,带动了部分上游产品的需求,对生产资料价格的回升起到重要的拉动作用。“但自2016 年10 月开始,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层层升级,抑制了房地产的过快发展,相应地对钢铁等生产资料的需求有所下降,势必影响PPI 的上升。”黄晓东说。


此外,从2016年3月到2017年3月,PPI 价格水平持续上升,致使基数快速提高。“高基数也是导致PPI近期环比转负的原因之一。”


上财课题组还认为,由于今年来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快速上升,于2016年底达到44.4%,与此同时,包含公积金贷款的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已经于去年底达到68.3%,因此,经测算,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成为CPI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


“家庭债务的增加意味着居民杠杆的增加,而居民杠杆的增加则会为居民带来‘流动性约束’,即家庭流动资产与家庭净收入的一半之比小于一。”黄晓东指出,居民若受到“流动性约束”,则会对其消费行为产生影响,从而抑制CPI。


“从CPI和PPI两个角度看,尤其是工业领域,下半年需要警惕通缩压力。”上财课题组表示。

新民网:上财报告:房价环比回升,居民房贷负担攀升

来源:新民网 2017-04-21 记者:易蓉

http://i.ifeng.com/lady/vnzq/news?aid=121542588&mid=1498094142572_4imui81268&all=1&p=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受销售增速回落影响,房企开发资金来源中与商品房交易相关的定金及预收款和个人按揭贷款增速均有所下滑,两者合计达到15545亿元,占房企开发资金来源总额的43.6%,其增速下行显著地影响到了房企的资金面。

另一方面,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在同比增速上的收窄意味着商品房销售均价的同比回落,2016年初楼市火爆带来的高基数效应是一个重要的原因。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价格指数3月同比增长10%,连续3个月下探;但环比房价增速持续回升,至3月底,70城新建住宅价格指数较2016年底累计上涨了1.2%,其中的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涨幅分别0.7%,1.0%和1.5%。二手住宅价格指数较2016年底累计上涨更达1.5%,其中的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涨幅分别3.0%,1.9%和1.2%。

课题组指出,房价在第一季度的环比回升显示当前较为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仍未充分抑制房价的上涨冲动。房价环比数据从侧面反映了在热点城市房地产交易仍然活跃,对房地产的需求推动了购房贷款上涨。3月,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占当月新增贷款的44.1%,接近2016年末水平,并呈现上升趋势;同时,截止今年2月,各项贷款中的购房贷款(用中长期贷款中的消费贷款表征)占比已达到19.2%,绝对值达到21万亿元,且保持快速增长,超过了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增速。课题组特别指出,作为参考,美国在次贷危机前和日本在资产泡沫破裂之前均经历了房贷收入比持续上涨的过程,潜在的系统性风险值得警惕。而受销售增速放缓预期和调控政策在热点城市趋紧的共同作用,房地产的后继开发也将受到一定抑制。通过滞后效应,商品房销售增速的回落将通过新开工、施工、土地购置等逐步传导至房地产开发投资,对下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构成压力。

课题组表示,以稳房价、去库存、抑投机为特征的因城施策调控措施正在各地不断推出或强化;从限贷、限购到限价、限售,调控的力度越发严厉,对于部分核心城市,这些手段暂时稳定了房价。然而,投资需求的外溢又使得部分周边城市房价看涨,引发了部分三、四线城市在第一季度的火爆行情,继而进一步扩大调控的覆盖面。而部分城市控房价效果不及预期,也反映出了着眼需求端的调控手段并非灵丹妙药,只是着眼短期和局部的权宜之计。


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理想状态下“十三五”中国经济平均潜在增长率或超9%

来源:中国证券网 2017-07-05 记者:宋薇萍

http://news.cnstock.com/news,yw-201707-4099135.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宋薇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今天发布的《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指出,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

《报告》说,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

报告认为,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对于当前各方正在全力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报告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

报告表示,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后发现,市场化改革对缩小经济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若城乡改革、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 TFP (全要素生产率水平)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 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

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土地财政是地方政府债务潜在风险源

来源:中国证券网 2017-07-05 记者:宋薇萍

http://news.cnstock.com/news,bwkx-201707-4099124.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宋薇萍)7月5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了《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显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

报告表示,2016 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 万亿元,占GDP比重达20.6%,比2015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国14.1%-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

报告分析,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7000 亿元。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则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达到17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课题组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房地产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 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通过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

报告表示,根据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数省份的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来源:中国证券网 2017-07-05 作者:宋薇萍

http://news.cnstock.com/news,bwkx-201707-4099126.htm?from=groupmessage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宋薇萍)7月5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了《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呼吁社会各界在关注地方债和企业债务风险之余,还要关注居民家庭债务风险。报告认为,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据课题组测算,2012到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报告认为,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中国证券网:财大报告:2017年实体企业经营效率回升 中国经济回稳

来源:中国证券网 2017-07-05 作者:宋薇萍

http://news.cnstock.com/news,bwkx-201707-4099097.htm?from=groupmessage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宋薇萍)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 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认为,2017 年中国经济出现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 20%,相比 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不过,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课题组预测,2017 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  预计2017 年全年实际 GDP 增速约为6.75%, 而经校正后的GDP 增速约为6.49%。CPI 增长1.7%,PPI 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达到6.85 CNY/USD。

东方财富网:上财高研院:中国经济呈现回稳态势 但企稳基础并不稳固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7-07-06 记者:吴兰

http://news.cnstock.com/news,bwkx-201707-4099124.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 月 5 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报告进行了解读。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财政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项中新,以及来自平安证券、华泰证券、方正证券、东北证券、南方基金上海分公司、上海昶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业界人士围绕“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对我国经济的改革、 发展和治理进行了解读点评。

经济呈现回稳态势

课题组认为,2017 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 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 20%, 相比 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 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 但从房地产、 企业和家庭债务、 消费、 投资、 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 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 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 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课题组基于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量化准结构宏观经济预测模型(IAR-CMM Model) 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就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趋势进行了预测, 测算出 2017 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 具体预测结果如下: 项目组基于 IAR-CMM Model 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对不同情景下(包括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的不同情景)的经济预测与短期政策应对和中长期治理,有如下主要结果和观点: 在基准情景下,预测 2017年全年实际 GDP 增速约为 6.75%,而经校正后的 GDP 增速约为 6.49%; CPI 增长 1.7%,PPI 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 8.3%,出口增长 8.0%,进口增长 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至 6.85 CNY/USD.

此外,课题组还基于以下四种情景进行了预测:(1)悲观情景――2017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3 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2 个百分点,使得全年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1.5 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4%,校正GDP 增速为 6.1%;

(2) 保守悲观情景――2017 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长低于基准2 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1 个百分点, 使得全年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0.9 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 GDP 增长 6.6%,校正GDP 增速为6.32%;

(3) 悲观情景――2017年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加快,为2012 至2014年的变动速度 9.6%: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3%,校正GDP增速为5.98%;

(4) 保守悲观情景――2017年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平稳,为2010至2014年的变动速度 6.8%: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4%,校正GDP增速为6.1%。

债务风险凸显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课题组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以下三大风险:

一、课题组预计下半年PPI 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

二、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截至一季度末,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平均利率较 2016年末分别上升了 0.19 和 0.87 个百分点。 中长期和短期融资成本均呈上升趋势特别是短期融资成本快速上升, 企业债务成本上升的压力已初现。

三、金融机构“去杠杆”料将持续, 信贷增速或趋缓, 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 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2016 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 15.3 万亿元,占 GDP 比重达 20.6%, 比 2015 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国 14.1%—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 7000 亿元。从债务率看, 超过 100%的则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 80%的达到 17 个省份,包括浙江、 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课题组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房地产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 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 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 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 通过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 根据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数省份的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 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 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据课题组测算,2012 到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 造成 GDP 减弱 1.18 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

截止到 2016年底, 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 68.3%, 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 将最早在 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 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 2014 年上升至 44.6%, 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 在年轻家庭中, 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 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 那么简单, 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提振实体经济需深化市场化制度改革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项目组总负责人田国强教授将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归因于五重原因叠加:

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严重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 的理解偏差。 他并强调这五重原因是两年前就提出的,但一直未得到根本解决。同时,这五重原因又可进一步归纳为三个结构性失衡: 经济结构失衡(需求、产业、市场结构失衡,转型驱动发展滞后);体制结构失衡(重政府轻市场、 重国富轻民富、重发展轻服务,发展逻辑错位) ; 治理结构失衡(贫富差距、社会伦理、生态环境、中央决议、决策和地方/部门执行落差大,治理逻辑失灵).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 TFP 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 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 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 9%。 不过, 这都需要以市场化、 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 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 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 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十八届三中、

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关于 “四个全面” 的综合、整体、深化改革的纲领性决

议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于 2009 年底发起成立“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 课题组, 基于中西合璧、 优化整合的方针, 课题组组建了阵容强大的成员团队, 包括数位现任或曾任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的国际知名宏观经济专家, 多位毕业于海外顶尖经济学学术重镇的海归博士。该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研究项目的特色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1) 独具中国特色宏观分析预测量化准结构模型;(2)短期政策模拟和中长期改革治理分析的结合;(3)理论、历史比较和量化分析三个维度相结合;(4)基准预测、 情景分析和各种政策模拟相结合;(5) 总量分析、 经济结构和体制转型分析相结合;(6)宏观经济分析建立在微观经济分析的基础上。 目前其宏观研究报告每年以季度为出版频率, 一年四期。

以下是《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相关摘要:

2017 年以来, 中国经济从一些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是大概率事件, 但是一些先行指标如 PMI 等也显示经济下行风险犹存, 金融脱实向虚、 脱实成虚的现象和问题尚未得到有效根治, 同时债务风险尽管尚在可控范围之内, 但债务结构性非均衡发展也值得重视, 这些都将给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 基于对过去几年和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考察, 课题组认为, 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 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 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 据课题组测算, 2012 到 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 造成 GDP减弱 1.18 个百分点, 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 0.4 个百分点。 因此, 中国也要高度重视家

庭债务居高不下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需要放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和制度性体系中考量。

课题组认为,在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有必要反思过去这几年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的原因所在,项目组总负责人田国强教授及其合作者早在两年前就分析可归因于五重原因叠加: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严重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 的理解偏差。观照当下,这五重原因仍然存在, 没有从根源上解决, 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和制度性问题还没有解决甚至恶化, 导致民间信心不足及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困境。 五重原因可进一步归纳为三个结构性失衡: 经济结构失衡(需求、 产业、 市场结构失衡, 转型驱动发展滞后) ; 体制结构失衡(重政府轻市场、重国富轻民富、 重发展轻服务, 发展逻辑错位) ; 治理结构失衡(贫富差距、 社会伦理、生态环境、 中央决议、 决策和地方/部门执行落差大, 治理逻辑失灵) .

面向 2017 年下半年和未来一个时期, 课题组仍然一如既往地认为和特别强调需要充分认识到经济可持续增长与发展不能单靠短期政策刺激, 因为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发展和改革中深层次动力机制问题。如项目组总负责人田国强教授在 2016 年 12 月 12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 在“新的改革新的跨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转型升级新方略” 的专题报道中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所表示的那样, “从长期发展来看, 标本兼治的任务是经济体制的改革、 制度供给的改革、 能不能够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改革。 ” 如果坚定不移地深化市场化改革, 渐进有序的经济自由化、 市场化和民营化改革有实质性的进展, 让经济结构、 体制结构和治理结构的三大失衡得到有效改善和解决,社会和民间特别是民营经济的信心就会有大的提振, 那么中国经济仍有望真正实现稳中求进和长远可持续发展。

具体说来,项目组对不同情景下(包括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的不同情景)的经济预测与短期政策应对和中长期治理,有如下主要结果和观点。课题组基于 IAR—CMM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进行了各种量化分析, 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7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 GDP 增速约为6.49%;CPI增长 1.7%,PPI 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 8.3%,出口增长 8.0%,进口增长 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至6.85 CNY/USD.

此外,课题组还基于以下四种情景进行了预测:

1) 悲观情景――2017 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长低于基准3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2 个百分点,使得全年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1.5 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 6.4%, 校正 GDP 增速为6.1%;

2) 保守悲观情景――2017 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长低于基准2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1 个百分点,使得全年投资增长低于基准 0.9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 GDP 增长 6.6%,校正GDP 增速为 6.32%;

3) 悲观情景――2017 年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加快,为2012 至2014 年的变动速度 9.6%: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 6.3%,校正GDP 增速为5.98%;

4) 保守悲观情景――2017年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平稳,为2010 至 2014 年的

变动速度 6.8%: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4%,校正GDP增速为 6.1%。

结合短中长期的视角来看,课题组对中国如何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振兴实体经济,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有以下主要观点:

1。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2。中国发展和改革, 与改革开放之初相比,尽管所需应对和解决的具体问题已经出现很大变化, 但面临的根本性问题还是非常具有一致性, 其改革的经济学逻辑出发点没有变。 任何社会现象归根结底都产生于下面两个最大的客观现实:一是个体自利性。 无论是哪个层面, 在通常情况下个体都是逐利的。若只有这个客观现实约束条件也好办,甚至计划经济弄好都有可能。 二是信息不对称。 个体间信息往往是不完备、 非对称的,这也是集中计划经济和政府过度干预之所以搞不好的根本原因。 由于这两大客观现实没有特殊国情, 所应有的基本经济制度环境应该相同,比如采用市场经济制度, 中国也不例外,否则效率和创新及其相应措施都无法得到根本性解决。

3。市场经济制度在解决信息有效性、 激励相容性及其资源配置效率方面具有天然优势, 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确立也依赖于基本制度的选择。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困境背后的深层次根源是制度原因, 制度才是关键, 是决定性的因素。中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尚未得到合理界定,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民营经济的主要作用远未得到充分发挥,政府的更好作用而不是更多作用也有所欠缺, 使得原有经济发展方式不具可持续性。 在中国从政府主导型经济向市场决定型经济转变的这个过渡阶段中,政府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又使得经济增长过快过大地偏离潜在增长率。与此同时, 潜在经济增长率的释放,要通过从要素驱动转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驱动转变,以及从经济自由化向市场化、民营化的深层次制度改革来实现。

4。市场化改革千头万绪,下一步在一些重要关键领域的改革方向至少有三——民营经济同等对待化、 金融市场开放化、 土地要素市场化。 这三点其实也都是跟政府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究竟应该分别发挥怎样的作用这条主线有关的, 涉及到如何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及其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 其要旨还是进一步深化市场导向的改革,将政府最基本的作用和职能逐步逼近限定在“维护” 和“服务” 上,也就是制定基本的规则和保障社会秩序的稳定、 以及供给公共产品和服务, 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 促进中国从政府主导型经济转向市场决定型经济, 为中国从要素驱动转向效率驱动、 创新驱动提供制度基础。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 TFP 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 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 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 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 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 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十八届三中、四中、 五中、 六中全会关于 “四个全面” 的综合、 整体、 深化改革的纲领性决议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才可能实现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的各项宏伟目标,达到长治久安, 实现民族伟大复兴梦。


第一财经:田国强:改不改革经济增长相差3个百分点

来源:第一财经 2017-07-07 记者:陈益刊

http://appshare.yicai.com/app/news/5312724.html


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下一步经济增速走势或取决于改革的力度。

在近日上海财经大学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下称年中报告)发布会上,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表示,外部研究发现中国改革和不改革经济增长相差3个百分点,我们做的量化分析也印证了这一结论。

2015年7月, 四位俄罗斯裔经济学家在NBER工作论文“The Economy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rom 1953”中,以标准宏观分析工具对1953~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进行因素分析,并对2012~2050年的经济增长做了预测,分别以改革开放前后各因素的贡献作为假设,进行了预测比较。

其结论就是,改革与不改革,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差别巨大,在随后的10年内增长率相差近3个百分点,而改革开放前后的经济增长率差距恰恰也是3个百分点左右。

比如,中国若以改革开放前的发展路径,2012~2024年经济增速预测为5%,而以改革开放后的发展路径这一数字为7.8%。

“中国改革归根到底需要解决两个最关键的问题,即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勃发创新力,从而提高生产率,而这都需要市场化改革推进,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田国强说,“我们通过细化和量化分析得出,改革彻底与不进行改革,经济增速会相差3个多百分点。在40年前邓小平同志提出改革开放在20世纪末的20年内GDP翻两番时,当时没有经济学家能相信,但结果经济增长率从4%上升至7%。”

田国强表示,下一步改革的关键要从进一步发展民营经济、开放金融市场和土地要素流转市场化改革三大领域切入。

他说,民企天然具有效率优势和创新冲动。中国经济改革下一步方向是进一步提高经济领域的自由度和竞争度,让民营经济发挥主要作用。建立现代化的金融体系,形成各种所有制,特别是大力发展非国有、民营金融机构,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同时要使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尤其是要增强民营中小微企业支持力度,促进消费金融的健康发展。政府应该放手让市场配置土地资源,政府回归到维护和服务基本职能上,促进市场导向的城镇化早日完成。

上述年终报告通过数据模型对中国宏观经济2017年主要经济指标进行情景分析,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7 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5%, 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9%,CPI增长1.7%,PPI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

报告课题组研究发现,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作用非常明显,如果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全要素生产力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9%。


东方网:财大报告:下半年中国经济仍有下行压力

来源:东方网 2017-07-07 记者:郭林

http://life.eastday.com/eastday/dfsh/node632254/u1a13102124_K30163.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 月5 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当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也宣布正式发布。

报告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经济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

同时,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也指出,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基于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量化准结构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课题组测算出2017 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据预测,2017 年全年实际GDP 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GDP 增速约为6.49%;CPI 增长1.7%,PPI 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至6.85 CNY/USD。

此外,课题组还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不能忽视。同时,家庭债务也在持续攀升、流动性制约恶化,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数据显示,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项目组总负责人田国强强调,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社会科学报:上财《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来源:社会科学报 2017-07-07 记者:杜娟

http://www.shekebao.com.cn/shekebao/n440/n448/u1ai12288.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报告进行了解读。

经济呈现回稳态势  但企稳基础并不稳固

课题组认为,2017 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报告研究发现,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据课题组测算,2012 到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 减弱1.18 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 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 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 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问题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TFP 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关于“四个全面”的综合、整体、深化改革的纲领性决议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


青年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 房贷成年轻家庭资金流动性变差主因

来源:青年报 2017-07-07 记者:刘昕璐

http://app.why.com.cn/epaper/webpc/qnb/html/2017-07/07/content_32141.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本报讯 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前天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指出,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

课题组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也不容忽视。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


国际金融报:上财高研院:下半年经济回稳基础待巩固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17-07-06 记者:张颖

http://open.api.ifnews.com/v1/share/news?app=gfic&news_id=20195&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备受关注,且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这是《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下称《报告》)得出的结论。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了上述《报告》。

下半年经济回稳,但基础不巩固

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的一些指标呈现向好态势,但也有一些先行指标如PMI(采购经理指数)等显示经济下行风险犹存,脱实向虚的现象和问题尚未得到有效根治,这些都将给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中国经济呈现回稳态势,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面向2017年下半年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报告课题组认为,这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在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有必要反思过去这几年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的原因所在,田国强认为这可以归因于五重原因的叠加: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最后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严重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的理解偏差。

田国强告诉记者:“当下,这五重原因仍然存在,没有从根源上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和制度性问题还没有解决甚至恶化,导致民间信心不足及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困境。”

债务风险凸显,家庭债务成隐患

“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黄晓东指出。

《报告》显示,2012到2014年间,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根据《报告》中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因此,中国也要高度重视家庭债务居高不下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需要放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和制度性体系中考量。”黄晓东分析。

与此同时,课题组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以下三大风险:一是,预计下半年PPI 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

其次,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截至第一季度末,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平均利率较2016 年末分别上升了0.19 和0.87 个百分点。中长期和短期融资成本均呈上升趋势,特别是短期融资成本快速上升,企业债务成本上升的压力已初步显现。

再者,金融机构“去杠杆”料将持续,信贷增速或趋缓,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


证券日报:上海财大年中报告:经济企稳但基础不牢 呼吁深化市场化制度改革

来源:证券日报•中国资本证券网 2017-07-06 记者:刘东

http://www.ccstock.cn/finance/hongguanjingji/2017-07-06/A1499317203509.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月5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经济呈现回稳态势但企稳基础并不稳固

课题组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年的

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课题组基于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量化准结构宏观经济预测模型(IAR-CMMModel)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就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趋势进行了预

测,测算出2017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具体预测结果如下:项目组基于IAR-CMMModel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对不同情景下(包括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的不同情景)的经济预测与短期政策应对和中长期治理,有如下主要结果和观点: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7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9%;CPI增长1.7%,PPI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至6.85CNY/USD。

此外,课题组还基于以下四种情景进行了预测:(1)悲观情景1――2017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长低于基准3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低于基准2个百分点,使得全年投资增长低于基准1.5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4%,校正GDP增速为6.1%;(2)保守悲观情景1――2017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长

低于基准2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低于基准1个百分点,使得全年投资增长低于基准0.9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6%,校正GDP增速为6.32%;(3)悲观情景2――2017年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加快,为2012至2014年的变动速度9.6%: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3%,校正GDP增速为5.98%;(4)保守悲观情景2――2017年受流动性约束家庭比例增速平稳,为2010至2014年的变动速度6.8%: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4%,校正GDP增速为6.1%。

债务风险凸显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课题组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以下三大风险:一、课题组预计下半年PPI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二、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截至一季度末,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平均利率较2016年末分别上升了0.19和0.87个百分点。中长期和短期融资成本均呈上升趋势,特别是短期融资成本快速上升,企业债务成本上升的压力已初现。三、金融机构“去杠杆”料将持续,信贷增速或趋缓,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

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2016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20.6%,比2015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国14.1%—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3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7000亿元。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则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达到17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课题组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房地产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通过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

根据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数省份的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据课题组测算,2012到2014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

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提振实体经济需深化市场化制度改革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项目组总负责人田国强教授将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归因于五重原因叠加: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严重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的理解偏差。他并强调这五重原因是两年前就提出的,但一直未得到根本解决。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

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TFP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关于“四个全面”的综合、整体、深化改革的纲领性决议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于2009年底发起成立“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基于中西合璧、优化整合的方针,课题组组建了阵容强大的成员团队,包括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等国内专家,以及现任或曾任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的国际知名宏观经济专家,多位毕业于海外顶尖经济学学术重镇的海归博士。


新民晚报:上海财大发布2017年中宏观经济报告:企业效率回升 利润明显向好

来源:新民晚报 美国版    作者:杜晟尧 易蓉


本报讯 (实习生 杜晟尧 记者 易蓉)昨天,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记者从论坛上获悉,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相关课题组使用中国量化准结构宏观经济预测模型(IAR-CMM Model)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就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趋势进行了预测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增幅相比2016、2015年明显改善;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的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央广网:《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来源:央广网2017-07-07 记者:吴善阳 唐奇云

http://www.cnr.cn/shanghai/tt/20170708/t20170708_523840121.shtml?from=groupmessage


央广网上海7月7日消息(记者吴善阳 唐奇云)近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 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上财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指出,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

经济呈现回稳态势 风险点不容忽视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报告进行了解读。课题组认为,2017 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 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 20%, 相比 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 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 但从房地产、 企业和家庭债务、 消费、 投资、 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 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债务风险凸显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课题组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以下三大风险:一、课题组预计下半年PPI 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二、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三、金融机构“去杠杆”料将持续, 信贷增速或趋缓, 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此外,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

报告特别指出,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据课题组测算,2012 到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 造成 GDP 减弱 1.18 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止到 2016年底, 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 68.3%, 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 将最早在 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 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 2014 年上升至 44.6%, 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 在年轻家庭中, 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 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 那么简单, 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提振实体经济需深化市场化制度改革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项目组总负责人田国强教授将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归因于五重原因叠加: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严重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 的理解偏差。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


上海东方广播:上财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来源: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记者:刘康霞


音频:

第一财经广播:上海财大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会暨高峰论坛

来源:第一财经广播  记者:唐漪薇


音频:

上海热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 家庭债务问题凸显

来源:上海热线 2017-07-07 记者:马逢珏

http://m.online.sh.cn/life/content/2017-07/07/content_8531838.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近日,上海财经大学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该报告显示,今年中国经济形势虽有回稳态势,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债务风险凸显,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而如果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

当天,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报告进行了解读。课题组认为,从实体经济表现看,今年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20%,相比去年的个位数增长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报告分析,从整体发展态势看,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报告指出,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巨大隐患。2012年到2014年间,因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至去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

课题组强调,目前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

大公网:上海財經大學:家庭債務問題成為中國經濟健康運行的巨大隱患

来源:大公网 2017-07-07 记者:章蘿蘭

http://finance.takungpao.com.hk/q/2017/0707/3470930.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大公網7月7日訊(記者 章蘿蘭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發佈的《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中報告》提及,儘管地方政府債務、和企業債務是非常重要的風險源,但家庭債務持續攀升亦不容忽視,而家庭債務問題已成為中國經濟健康運行的巨大隱患。

以“債務風險下的中國經濟:改革、發展與治理”為主題的高峰論壇在上海財經大學舉行,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課題組在會上發佈了相關報告。據課題組測算,截止到2016年底,包含公積金貸款的居民房貸餘額,與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達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幾年的增長速度,將最早在2020年達到美國金融危機前的峰值水平。

2012至2014年間,受流動性約束壓力增加,造成GDP減弱1.18個百分點,其中城市家庭貢獻為0.4個百分點。課題組進一步利用家庭微觀調查數據,測算出受到流動性約束的家庭比例,在2014年就已上升至44.6%,顯示家庭流動性收緊,對實體經濟產生了重要影響。

課題組總負責人、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高等研究院院長田國強教授分析,在內地,不斷膨脹的家庭債務已經成為居民生活的沉重負擔。調查顯示,在年輕家庭中,房貸成為其流動性變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動性變差的一個主要原因則是為子女買房。

報告並指,由於當前企業槓桿率高企,企業債亦面臨三大風險。首先,下半年PPI增速大幅回落,將拖累企業盈利能力和償債能力的改善;此外,內外部金融條件收緊,已直接抬升內地企業人民幣貸款成本,加重企業債務負擔。截至一季度末,金融機構人民幣一般貸款和票據融資的平均利率較2016年末分別上升了0.19和0.87個百分點,特別是短期融資成本快速上升,企業債務成本上升的壓力已初現。與此同時,金融機構“去槓桿”料將持續,信貸增速或趨緩,企業融資難度可能進一步加大。

此外,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仍然不能忽視。田國強分析,2016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15.3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佔GDP比重達20.6%,雖較2015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國14.1%至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

據指,地方債務規模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蘇、山東、廣東、浙江等經濟大省,但貴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債務餘額也都超過7000億元。從債務率看,超過100%的則包括貴州、遼寧、雲南、廣西、內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過80%的達到 17 個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東等三個經濟大省。

根據各省市的資訊披露文件,多數省份的新增債券發行時,承諾的未來償債資金來源,均為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報告認為,土地財政不僅造成資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於產業結構調整,還將成為地方政府債務的一個潛在風險來源。此外,即使房地產税迅速推進,房地產相關税收短期內,也難以擔當地方主體税種責任。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07-07 记者:李玉

http://ex.cssn.cn/gd/gd_rwhd/xslt/201707/t20170707_3572714.shtml



《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会现场(本网记者 李玉/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上海讯(记者 李玉)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呈现向好态势,如何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振兴实体经济,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7月5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称,实现中国经济发展稳中有进,应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问题,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勃发创新力。

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蒋传海出席会议并致辞,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分别对报告进行解读。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林立国主持发布会。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财政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项中新,以及来自平安证券、华泰证券、方正证券、东北证券、南方基金上海分公司、上海昶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业界人士围绕“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对中国经济的改革、发展和治理进行交流对话。

报告认为,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通过深层次制度改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中国经济突破瓶颈的关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实证分析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提升潜在增长率,作用非常明显。潜在经济增长率的释放,要通过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转变来实现。

田国强表示,市场经济制度在解决信息有效性、激励相容性及其资源配置效率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确立也依赖于基本制度的选择。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需要合理界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需要充分发挥,原有经济发展方式不具可持续性。潜在经济增长率的释放,要通过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从经济自由化向市场化、民营化的深层次制度改革来实现。

黄晓东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呈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但债务风险仍是经济健康运行中一项不容忽视的风险源。特别是以往有所忽视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对实体经济产生重要影响。报告显示,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房子已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影响。

报告建议,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深化改革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政府积极制定基本规则和保障秩序稳定、以及供给公共产品和服务,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经济从政府主导型向市场决定型转变,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为经济从要素驱动转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提供制度基础。

据悉,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009发起成立“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旨在以一种开放式的科研组织模式,凝聚海内外相关研究力量,对中国宏观经济进行长期跟踪研究,定期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为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提供有参考价值的经济洞见、政策对策及长期治理建议,推动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以及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作为课题组的成果体现形式之一,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力求体现三大特点:一是聚焦中国宏观经济中面临的重大热点、难点问题;二是基于扎实的数据采集整理和严谨的计量经济分析;三是给出不同情景下的经济预测与短期政策应对和针对某个方面或领域给出长期治理建议,实现短期对策与中长期治理互动互补有机结合。目前,该报告每年以季度为出版频率,一年四期。


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蒋传海致辞(本网记者 李玉/摄)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对报告进行解读(本网记者 李玉/摄)


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对报告进行解读(本网记者 李玉/摄)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林立国主持发布会(本网记者 李玉/摄)



与会嘉宾交流对话(本网记者 李玉/摄)


劳动报:上财发布宏观经济年中报告

来源:劳动报 2017-07-05 记者:郭娜

http://www.51ldb.com/ldb/node41/node2151/20170706/n62165/n62168/u1ai343153.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昨天,上海财经大学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课题组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形势虽有回稳态势,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尤其是债务风险凸显,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从实体经济表现看,今年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20%,相比去年的个位数增长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但从整体发展态势看,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增加;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报告指出,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2012年到2014年间,因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至去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

中国社会科学报:上海财经大学报告显示 2017年中国经济呈回稳态势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7-07 记者:李玉

http://ex.cssn.cn/zx/bwyc/201707/t20170707_3571814.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上海7月5日电(记者李玉)7月5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提出,实现中国经济发展稳中有进,应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问题: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勃发创新力。

报告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实证分析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提升潜在增长率,作用非常明显。潜在增长率的释放,要通过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转变来实现。课题组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呈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不过,债务风险仍是经济健康运行中一项不容忽视的风险源。特别是以往有所忽视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对实体经济产生重要影响。报告显示,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房子已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影响。

报告建议,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深化改革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政府积极制定基本规则和保障秩序稳定,以及供给公共产品和服务,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经济从政府主导型向市场决定型转变,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为经济从要素驱动转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提供制度基础。


第一财经:中国家庭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学者称拖累经济增速超2个百分点

来源:第一财经2017-07-06记者:陈益刊

http://appshare.yicai.com/app/news/5312397.html


“中国债务风险中,大家更多地关注企业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家庭债务风险容易被忽视。其实家庭债务风险可能比企业债和地方债风险还要严重。”

7月5日,在上海财经大学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下称年中报告)发布会上,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如是说。

由上海财大高等研究院公布的这份140页的年中报告认为,中国经济从一些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是大概率事件。不过中国宏观经济仍面临不少挑战,除了已被外界重视的企业杠杆率高企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外,家庭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黄晓东在会上说,三大(企业、政府、家庭)债务风险中家庭债务风险并不是最重要的,但现在对家庭债务风险的忽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现象。中国家庭债务风险被明显低估,家庭债务迅速攀升已经成为中国宏观经济,以及中国经济预期的巨大隐患。

黄晓东表示,中国家庭部门的流动性约束已经非常严峻。居民住房贷款的飙升已经从某种程度上抑制了我国经济的增长。

“根据国际最新研究,居民房贷会通过影响家庭消费从而影响经济增长率。从国际经验上看,3年内房贷占GDP的比重每上升6.2%,未来3年内GDP的增速可能就会下降2.1个百分点。”黄晓东说。

根据年中报告,2016年底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达到44.4%,债务水平不高,但其累积速度惊人。比如,在2013年初,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仅为30.7%,短短四年间,这一指标上升了14个百分点,已经超过美国金融危机前家庭的债务累积速度。

更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家庭债务只是统计了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中居民部门的信贷余额,而没有包括公积金贷款等其他渠道的家庭债务。如果将这些因素考虑其中,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认为,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在2016年底超过60%。

中国家庭债务主要构成为房贷。黄晓东表示,两年前随着股市、债市轮番上涨和暴跌,钱最终又流回到楼市,这主要体现在家庭房贷的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激增。虽然近期楼市调控政策显效,新增贷款中房贷占比连续三个月下降,但与2015年相比,总量开始居高不下。

为了更直接反映房贷对家庭的直接影响,课题组在考虑了居民公积金贷款新增值发现,新增房贷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在2016年达到16.9%,已经远远超过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而2014年这一数字仅为6%。在房贷存量上,包括公积金贷款的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在2016年底达到了68.3%。

如果未来一段时间家庭债务继续按此速度累积,课题组估计,最早在2020年,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将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

黄晓东表示,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对经济基本面的影响已经不可忽视,这主要体现在拖累消费。通过数据模型测算,2012年~2014年家庭债务拖累经济增速约2.35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在会上点评,年中报告一大亮点正是提出家庭债务的风险以及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在影响,并且给出了量化的数据。

平安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励雅敏在会上表示,家庭债务风险确实值得关注。今年银行大力推个人消费贷款,目前相当一部分的个人消费贷款中有房贷的影子,一些银行推出的无抵押个人信贷高达几十万甚至100万元,很多人拿着这笔信贷去买房子。90后消费理念也发生很大变化,身边的一些90后同事透支各类信用卡。


香港文汇报:內地家庭債務成經濟運行隱患

来源:香港文汇报 2017-7-8 记者:章罗兰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7/08/BN1707080002.htm?from=groupmessage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章蘿蘭 上海報道)地方政府債務、企業債務常被提及是重要的風險源,但實際上家庭債務持續攀升亦不容忽視。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發佈的《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中報告》提及,家庭債務問題已成為內地經濟健康運行的巨大隱患。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課題組近日發佈的相關報告指出,據測算,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積金貸款的居民房貸餘額,與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達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幾年的增長速度,將最早在2020年達到美國金融危機前的峰值水平。


房貸加劇家庭債務

2012年至2014年間,受流動性約束壓力增加,造成GDP減弱1.18個百分點,其中城市家庭貢獻為0.4個百分點。課題組進一步測算出,受到流動性約束的家庭比例,在2014年就已上升至44.6%,顯示家庭流動性收緊,對實體經濟產生了重要影響。

課題組總負責人、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高等研究院院長田國強教授分析,不斷膨脹的家庭債務已成為內地居民生活的沉重負擔。

調查顯示,房貸成為年輕家庭流動性變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動性變差的一個主要原因則是為子女買房。


另外,報告指出,由於當前企業槓桿率高企,企業債亦面臨三大風險:先是下半年PPI增速大幅回落,將拖累企業盈利能力和償債能力的改善;此外,內外部金融條件收緊直接抬升企業貸款成本,截至一季度末,金融機構人民幣一般貸款和票據融資的平均利率較2016年末分別升了0.19和0.87個百分點,企業債務成本上升的壓力已初現。而金融機構「去槓桿」令信貸增速或趨緩,企業融資難度進一步加大。


地方債務風險偏高

此外,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仍然不能忽視。田國強分析,2016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15.3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佔GDP比重20.6%,雖較2015年有所降低,但相比美國的14.1%至18.9%仍偏高。

據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數省份發行新債券時承諾的未來資金來源均為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報告認為,土地財政不僅造成資源配置的扭曲,還將成為地方政府債務的一個潛在風險來源。


上观新闻:半年价格指数引发疑问:为何“菜篮子”价格涨不动,原材料价格越来越贵?

来源:上观新闻财经连线 2017-07-10 作者:张煜

http://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58834&time=1499697967114&from=groupmessage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今年上半年我国CPI和PPI的分化?这种趋势在下半年还会继续加大吗?

“纸箱涨了,家电涨了,医疗保健服务价格涨了……”“猪肉价格跌了不少,菜价、蛋价也不高。”今年上半年,说起中国的物价水平,大多数人都有类似的感受——食品和生活资料价格涨不上去,但服务价格和生产资料价格涨幅较大,CPI和PPI的分化趋势似乎愈发明显。

7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印证了人们最直观的感受: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4%,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6%,CPI和PPI的涨幅差距大于去年同期水平。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今年上半年我国CPI和PPI的分化?这种趋势在下半年还会继续加大吗?


CPI和PPI分化趋势变缓

今年一季度,PPI一度上涨至7.8%,同时CPI一度下跌至0.8%,但从3月份开始,PPI开始一路下跌,直到近两个月稳定在5.5%的水平,而CPI则稳定在“1时代”。从最新公布的6月份CPI和PPI的同比数据看,两者之间的分化趋势正从年初的加大趋于最近的稳定。


今年上半年CPI和PPI变化趋势

一般而言,CPI 受食品和服务价格影响较大,PPI 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影响较大。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研究发现,食品价格对我国CPI的影响程度约为20%,服务业对CPI的影响程度约为35%。“但因为今年以来气候条件良好,致使食品供应充足,而消费需求仍不够旺盛,因此消费品和食品价格总体下行,与此同时,服务业价格始终保持平稳,因此食品价格成为拉动我国CPI维持在‘1’时代的主要因素。”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周振华分析。

而在PPI方面,因去年底以来的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升影响,PPI在年初达到高点。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分析,但随着部分价格上涨过快的工业产品在二季度开始回落到相对均衡水平,这些工业产品的价格下跌趋势逐渐减弱,未来下降幅度不会太大,会在均衡水平波动。

上财课题组认为,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重,人口红利开始逐渐消失,导致劳动力成本将逐渐上升,从而服务行业对CPI 的贡献越来越大,但从上半年数据分析,虽然,旅游、教育服务和医疗保健价格增幅较为明显,但从服务业整体看,下半年服务业价格增速将基本保持稳定,或略有上升。

因此,由于CPI和PPI的翘尾因素都将在下半年回落,而CPI或略有上升,同时PPI或略有下降,所以CPI和PPI的分化趋势将在下半年趋缓。


下半年通缩压力显现

“虽然CPI和PPI的分化趋势在趋缓,但由于自4月份以来,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PPI 环比增速都由正转负,因此工业领域的通缩压力明显上升。”上财课题组指出。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近三个月PPI同比增速回落,而环比增速出现负值?上财课题组首席专家黄晓东分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的原因。首先,近期部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例如自2017 年年初以来,原油价格小幅波动,“这对PPI 连续两个月下降以及同比增速连续三个月收窄起到一定程度的拉动作用。”

其次,2016 年春节后房地产销售的火爆,带动了部分上游产品的需求,对生产资料价格的回升起到重要的拉动作用。“但自2016 年10 月开始,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层层升级,抑制了房地产的过快发展,相应地对钢铁等生产资料的需求有所下降,势必影响PPI 的上升。”黄晓东说。

此外,从2016年3月到2017年3月,PPI 价格水平持续上升,致使基数快速提高。“高基数也是导致PPI近期环比转负的原因之一。”

上财课题组还认为,由于今年来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快速上升,于2016年底达到44.4%,与此同时,包含公积金贷款的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已经于去年底达到68.3%,因此,经测算,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成为CPI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

“家庭债务的增加意味着居民杠杆的增加,而居民杠杆的增加则会为居民带来‘流动性约束’,即家庭流动资产与家庭净收入的一半之比小于一。”黄晓东指出,居民若受到“流动性约束”,则会对其消费行为产生影响,从而抑制CPI。

“从CPI和PPI两个角度看,尤其是工业领域,下半年需要警惕通缩压力。”上财课题组表示。


青年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发布 房贷成年轻家庭资金流动性变差主因

来源:青年报2017-7-7  记者:刘昕璐

http://app.why.com.cn/epaper/webpc/qnb/html/2017-07/07/content_32141.html?from=timeline


本报讯 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前天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指出,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

课题组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也不容忽视。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


澎湃新闻:黄晓东:中国家庭债再增3年,将达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

来源:澎湃新闻2017-07-17 记者:柴宗盛

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34588?from=timeline


【编者按】

7 月 5 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 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 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该课题组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对该报告做了专题报告,澎湃新闻节选其中关于家庭债务危机的部分予以刊出。本文经作者审订。


对家庭债务风险的忽视,非常危险。当前,不管学术机构、政策咨询机构还是政府机构,都大大低估了这个风险。而这些风险发生的时候,如果没有额外的政策刺激,GDP增速可能跌破6.5。

GDP的三大组成部分,消费、外贸、投资。虽然消费对GDP的贡献相对稳定,但短期内很难成为新的增长亮点,而且还有下行的风险。这里有短期的因素,也有中长期的因素,短期来看,最近一轮消费增长主要是价格的拉动,实际增长弱于名义增长。特别是近期由国际原油及制品类价格和与房地产相关产业带动的消费增速上升因这些行业面临不确定性或下滑趋势而难以持续。而汽车和通信类商品由于基数的上升以及市场潜力的不断释放,短期内也很难成为持续增长动力。所以实际消费的增长并不是那么强劲,可以说比较疲弱。

更重要的是中长期因素。收入和财富分配的不平等使得大量中、低收入家庭面临着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性以及与住房相关的借还款压力。我们发现很多中、低收入家庭面临着杠杆高、没钱花的流动性制约。为什么杠杆高?买房了以后杠杆就高。高杠杆买了房子后没有钱做其他消费和服务了。流动性约束随之恶化,不但拖累消费,也拖累GDP的增长。而且这种对中国宏观经济的拖累目前被大大低估。

虽然高收入家庭面临的流动性制约相对较轻,但他们有自己的问题,在消费领域里创新的缺失,产业产品的升级换代的缺失,出现了消费领域里结构性扭曲,消费领域结构性扭曲就是指消费的供给和消费的需求不匹配,有需求的地方没有供给。譬如高收入人群需要日本的马桶盖,要有好的牛奶,但国内市场没有,他们的消费转向了国外,特别是跨境电商大力发展吸收掉了相当一部分富人的消费。所以在目前状况下,我们的消费还没有出现很大的亮点。

•对外贸易近期有所改善,世界经济在缓慢地复苏,但是复苏有差异,还面临不确定性。总体而言,靠进出口拉动GDP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它的拉动作用很有限。投资的回稳基础也不牢。今年随着PPI开年以来的持续上涨,特别是上游企业行政化去过剩产能政策的强推进,使得生产资料的价格、原材料价格上涨。还有部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这都使得工业企业利润回暖,特别是上游的国企利润大幅度增长,随着溢出效应到了民企,也带动了民企投资的回升。但总体而言,民企的信心仍然不足,投资回暖基础不牢,可持续性值得关注。

总体来看,中国经济仍然面临下行压力,企稳基础不牢。主要的结构性资源错配问题依然严重。债务风险,产能过剩与通缩压力并存。从根本上看工业领域的通缩压力主要来自于过剩产能,它的作用甚至超过了货币政策。不解决产能过剩这一根本问题,通缩的风险是无法完全消除的。一旦形成债务风险,产能过剩和通货紧缩之间的相互反馈,是非常可怕的经济灾难。目前,防范产能过剩下的债务通缩和金融系统性风险是中国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这样谈不过分。

企业债,地方政府债问题已经反复谈过。企业杠杆率高企,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在增速放缓、产能总体过剩、实体经济不振,企业盈利水平面临不确定性,内外部金融条件全面收紧导致融资成本与难度双双上升的大背景下,居高不下的企业债务目前依然是中国经济中最大的债务风险源。地方政府的负债水平和负债结构差异较大,风险相对隐蔽,风险控制困难。部分地方过度依赖土地财政,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是地方政府债务的潜在风险点。

但今年我们着重谈家庭债务,因为这一债务的风险目前被大大低估了。我们认为家庭债务的迅速攀升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现在对家庭债务风险的忽视,非常危险。不管学术机构、政策咨询机构还是政府机构,对这个风险点大大低估。仅依赖于总量数据而得出的给居民继续加杠杆的思路大大低估了真实的风险。类似的教训在美国也发生过,而且即使数据都已看到了城市这一微观层面,但因忽略了城市中贫富不均,收入分配、财富分配的不均,还是得到了错误的结论。我们基于总量和微观家庭数据,借鉴国际一般经验并结合中国具体国情,所做的分析,显示出这一风险已成为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大隐患。

从2015年年中,随着股市、债市、期市的轮番火爆和下跌,钱又转回到房市里面了,主要构成为家庭房贷的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激增。虽然最近两、三个月由于调控政策的影响,有所回落,但总量居高不下。截止今年四月,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中的消费贷款累计已达21.8万亿元,占全部贷款的19.6%。家庭部门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在去年末达到44.4%,如果加上公积金,这个数字,已经与日本相似。虽然离美国和欧洲还有一些差距,但增长速度令人担忧。

再者,美国、欧洲和日本,因为收入分配的特性和中国不一样,我们也不好直接比。这些国家相对中国来说,可以说是藏富于民,老百姓相对有钱,政府相对没钱。我们是政府相对有钱,老百姓相对没有钱。如果只看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由于收入分配特点不一样,可能掩盖了老百姓可支配收入和家庭债务之间的关系。如果看新增人民币贷款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2016年是17%左右。而在2014年这个数字只有6%,短短两年从6%迅速攀升到了17%已经超过了美国在金融危机前的峰值,也就是2005年的11%。而存量(余额)占比去年年底已超过68%,而2013年的时候是刚刚超过38%,在短短的三年之内几乎翻了倍。现在的68%水平相当于美国2001年时的情况,也就是美国的钱开始从股市转到房市的那一年,经过6年,美国在2007年走到它的峰值101%。按照中国现在的增长速度,我们将只用美国一半的时间,也就是说,3年,就将会在2020年走到了美国危机前的峰值,这一快速增长的趋势应该得到高度关注。

房贷的快速增长已经导致面临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大幅攀升从2010年、2011年的20% 左右迅速攀升到2014年的45%,主要是买了房的家庭没钱做其它消费了。不同年龄段的家庭流动性均恶化,而年轻有房家庭中有房贷的比例急速上升,还贷压力急剧增加,特别是两年内买房有房贷的,没钱花的情况更加普遍。老年人的这个问题也很严重,老年人买房压力和还贷的压力比年轻人要好,但是很多老年人要给子女买房,有近40%、50%老年人给孩子买房,绝大部分老年人除了帮忙买房之外,对子女还有其它的补贴。

从微观家庭数据看,不同收入阶层家庭受到流动性约束的比例差异过大,这也限制了家庭加杠杆的能力。低收入家庭中受到流动性约束的比例在2014年出现跳跃性的增长,从2012年的26%、27%左右,跳升到了2014年的63%,将近三分之二的低收入家庭入不敷出,没钱花。中等收入家庭中没钱花的比例也从从2012年的27%,28%左右,跳升到了2014年的46%、47%,接近一半的中等收入家庭入不敷出,没钱花。考虑到三、四线城市中中低收入家庭占据了大部分,继续让这些家庭加杠杆去这些城市的房地产库存可能不太现实。虽然高收入家庭的情况相对较好,但在2014年也有31%,32%的高收入家庭碰到了没钱花的问题。

中国家庭部门的流动性约束已经非常严峻。根据国际最新研究,居民房贷会通过影响家庭消费从而影响经济增长率。从国际经验来看,三年内房贷占GDP的比重每上升6.2%,未来3年内GDP的增速可能就会下降2.1个百分点。而很多严重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在爆发前都经历过家庭债务大幅攀升,流动性紧缩,消费大幅下降的三个前奏。而房贷出现问题也是首先出现在中产阶级,成为家庭债务和金融系统性危机爆发的突破口,并进一步拖累居民消费和GDP的增长。我们发现,居民房贷的飙升已经从某种程度上抑制了我国经济的增长。

基于中国微观家庭数据的分析,我们得出的结论和国际经验很像。我们的结果显示,在我国,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两年内每增加1个百分点,则同期GDP增长率会下降0.12个百分点。据此推断,因2012到2014年间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增加了19.3个百分点(由2012年的0.338到2014年的0.531),那么由此带来的这两年间GDP增长率的下降就有2.35个百分点,平均每年下降1.18个百分点。而在经过2015年五次降准降息,营业税契税双降等的房地产刺激政策的影响下,2015年后房地产的爆发必然伴随着有房贷比例的急速攀升,受到流动性制约的家庭也越来越多,使得家庭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进一步积累。家庭债务的迅速积累给中国经济带来的风险已经不可忽视。


上海金融报:《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显示: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来源:上海金融报2017-07-14 记者:李思

http://www.shfinancialnews.com/xww/2009jrb/node5019/node5051/node5060/u1ai189986.html?from=timeline


日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了《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报告指出,今年中国经济出现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年的个位数增长和2015年的负增长,效率明显改善。不过,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数据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下行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1企业债务面临三大风险

报告认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固,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由此,该课题组通过预测模型,对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趋势进行了预测,测算出2017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具体预测结果显示,在基准情景下,2017年全年GDP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为6.49%;CPI增长1.7%,PPI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

报告指出,当前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三大风险:一是预计下半年PPI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二是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截至今年一季度,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平均利率较2016年分别上升0.19和0.87 个百分点。中长期和短期融资成本均呈上升趋势,特别是短期融资成本快速上升,企业债务成本上升的压力已初现。三是金融机构“去杠杆”仍将持续,信贷增速或趋缓,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

2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报告指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不能忽视。2016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万亿元,占GDP 比重达20.6%,比2015 年有所降低,但与美国14.1%至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是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超过7000亿元。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有17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课题组成员分析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但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各省市提供的信息显示,多数省份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报告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大家比较关注,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据课题组测算,2012年至2014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比例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还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对实体经济产生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住房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让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3企盼改革真正到位

报告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根源。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课题组将中国经济持续过快下滑归因于五重原因叠加,即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可持续性,再加上政府施政过程中出现的不作为问题以及对于“新常态”的理解偏差。同时,这五个原因又可进一步归纳为三个结构性失衡,即经济结构失衡、体制结构失衡、治理结构失衡。

课题组成员还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并推高潜在增长率。

课题组表示,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TFP(全要素生产率)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超过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由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党中央关于“四个全面”的综合、整体、深化改革的纲领性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

记者论坛:上财报告: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记者论坛2017-07-10  记者:韩晓辉


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

报告认为,2017年中国经济出现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不过,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课题组预测,2017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预计2017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5%,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9%。CPI增长1.7%,PPI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达到6.85CNY/USD。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土地财政是地方政府债务潜在风险源

《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显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

报告表示,2016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20.6%,比2015年有所降低,但同美国14.1%-18.9%的水平相比仍然偏高。

地方债务规模较大的省份主要包括江苏、山东、广东、浙江等东部经济大省,但贵州、四川、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债务余额也都超过7000亿元。从债务率看,超过100%的则包括贵州、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湖南等,主要是西部省份;超过80%的达到17个省份,包括浙江、福建和山东等三个经济大省。

课题组认为,即使房地产税迅速推进,房地产相关税收短期内也难以担当地方主体税种责任。2016年地方政府平均财政缺口(即本级财政收支差额占支出的比重)达51.8%,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占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8%。在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缺口较大的情况下,一些欠发达城市和新兴地区的地方政府缺乏相关产业作为财政支撑,通过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涸泽而渔。

根据各省市的信息披露文件,多数省份的新增债券发行时承诺的未来偿债资金来源均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土地财政不仅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也不利于产业结构调整,还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潜在风险来源。

企业杠杆率高企

课题组发现当前企业杠杆率高企,我国企业债务主要面临以下三大风险:

一、课题组预计下半年PPI增速大幅回落,这将拖累企业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改善,而企业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改善正是我国企业债务面临的最大风险。

二、内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已直接抬升我国企业人民币贷款成本,加重企业债务负担。截至一季度末,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平均利率较2016年末分别上升了0.19和0.87个百分点。中长期和短期融资成本均呈上升趋势,特别是短期融资成本快速上升,企业债务成本上升的压力已初现。

三、金融机构“去杠杆”料将持续,信贷增速或趋缓,企业融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这将阻碍企业经营活力的释放,从而拖累企业盈利和偿债能力的改善。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

据课题组测算,2012到2014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减弱1.18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

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新华社:钱袋子“跑赢”GDP 我国居民收入支出结构更加优化

来源:新华社2017-07-18 记者:陈爱平


新华社上海7月18日电(记者陈爱平)我国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已陆续出炉。结合各项数据,业内人士评价,我国居民收入支出结构更加优化。

首先,我国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国家统计局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932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这一增速比一季度加快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加快0.8个百分点,并“跑赢”同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6.9%的增速。

今年4月1日起,上海上调月最低工资标准至230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增至20元,并同期调整医保年度职工医保统筹基金、就业补助、工伤保险标准等。今年以来,北京、天津、陕西、青海、江苏等省市相继上调最低工资标准,部分省市同时上调多项社会保障待遇标准,提升社会保障待遇水平。

其次,我国居民收入分配结构优化。今年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322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562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4%。也就是说,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速。在今年上半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79,比上年同期缩小0.01。

再次,居民收入来源结构更趋多元。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7435元,增长8.6%;人均经营净收入2117元,增长5.9%;人均财产净收入1056元,增长9.6%;人均转移净收入2324元,增长11.9%。

对比此前数据,国内居民工资性收入、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增速均高于上年同期。同时,工资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比重较上年同期略有下降,而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占可支配收入比重较去年同期上升。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评价,财产净收入代表着居民投资收益水平,这一收入类别的增加是居民收入来源多样化的体现;另外,转移净收入的增加,则意味着国家对居民所提供的社会保障水平的提升。当前我国收入分配改革任重道远,保持居民收入稳步增长、收入来源多元显得非常重要。

在今年上半年物价水平温和上升的背景下,收入增长、结构优化为居民带来更多消费信心。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2369亿元,同比增长10.4%,增速比一季度加快0.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加快0.1个百分点。

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8834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1%。居民支出多元化正成为趋势。

具体来看,食品烟酒增速相对放缓。全国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2678元,增长5.6%,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30.3%。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分析,在食品方面的消费增速相对稳健,一方面源于上半年物价平稳温和,同比上涨1.4%;另一方面也源于居民需求提升。

咨询机构尼尔森中国区零售商服务部高级总监唐东评价,在快速消费品领域,消费者信心提升以及消费需求升级,是近年来拉动市场增长的主要原因。

在非食品商品服务领域,尤其在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服务业领域,国内居民支出则增速较快,分别增长9.6%、10.0%、11.9%。这也保持了国内居民对服务消费稳步提升的趋势。数据显示,自2012年至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年均增长11.7%,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年均增长9.1%,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年均增长12.6%。

今年以来,服务业主导经济增长的特征更加明显,上半年服务业的增速快于第二产业增速1.3个百分点,服务业占经济的比重达到了54.1%。

在田国强、张春等看来,国内居民收入、支出更加优化与经济增长有着互相促进的关系:在稳健增长的经济环境中,居民收入才得以稳步增长;伴随着居民收入增长、收入结构优化,居民消费扩大、需求升级,将成为中国经济稳健增长、转型升级的动力。


中国经济时报:改革治理将进一步夯实稳中向好态势——访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头版  日期:2017年07月19 日 作者:范思立


早于上半年总体经济数据的发布,各类机构的预测普遍看好中国经济,国家统计局7月17日公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印证了整体经济的向好态势。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表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关键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是大概率事件。”


田国强日前就当前总体经济形势、宏观经济下一步发展面临的内部主要风险以及未来改革重点领域等问题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采访。


上半年经济运行亮点突出


中国经济时报:上半年经济运行态势良好,请问中国经济的突出亮点有哪些?


田国强:进入2017年以来,经济呈现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我们研究预计,2017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5%;CPI增长1.7%,PPI增长5.0%;消费增长10.5%;投资增长8.3%;出口增长8.0%,进口增长14.9%。


目前的经济运行态势亮点突出,比如,今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回暖明显,PPP项目加速落地使得民间资本在基建中的投资增速增加是重要原因;从固定资产投资的三大组成部分制造业、房地产和基建投资的增速看,虽然房地产投资有所下滑,但制造业投资有所回暖,基建投资则继续维持高增长;全国进出口增速持续复苏,出口和进口增速均出现较大幅度增长,这源于主要贸易伙伴国经济的持续复苏、进口价格的持续回升。


经济发展仍面临内外部风险


中国经济时报:请问中国经济企稳向好的基础是否夯实,延续稳中向好态势存在哪些挑战?


田国强:2017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但从房地产、消费、投资等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


比如说一些先行指标如PMI等也显示经济下行风险犹存,金融脱实向虚、脱实成虚的现象和问题尚未得到有效根治,同时债务风险尽管尚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债务结构性非均衡发展也值得重视,这些都将给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


进入2017年,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较2016年有所加快,但各经济体的增长路径差异明显。发达经济体中,美国复苏较为强劲,欧盟复苏步伐加快,日本则相对乏力。新兴经济体中,仅印度和中国经济持续较高增长,以巴西等为代表的资源出口国受益于国际油价以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走出低谷,逐步走出经济衰退或者增长停滞的泥淖,但非资源出口国的复苏之路依然比较艰难。而在全球经济复苏依然缓慢的同时,诸如安全问题、难民问题以及保守主义和民族主义抬头等一系列问题有进一步发酵的趋势,这都对世界各经济体团结合作提振经济提出了严峻挑战。


同时,我们面临的内部风险仍不可小觑,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通缩压力依然存在。2017年前5个月核心CPI同比增速较2016年有所上升,但受食品价格的影响,CPI较2016年有所下降,PPI同比增速在2017年2月份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渐下降。尽管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GDP平减指数同比增速在逐步回升,甚至在2017年第一季度增速达到4.6%,然而考虑到PPI增速自2017年4月起已开始逐步下降,未来呈现进一步下降的趋势,预计2017年下半年GDP平减指数同比增速将有所下降,2018年很可能进一步下滑,通缩压力依然存在,特别是工业领域的通缩压力明显上升。


Global Times:Soaring household debt a dangerous, overlooked risk in China

来源:Global Times  2017.7.20  作者:Huang Xiaodong


Illustration: Peter C. Espina/GT



While there is much concern among the public about China's local government debt and corporate debt, which are considered key sources of risk, the rising household debt and the consequent liquidity constraint should not be underestimated. Based on our research, the household debt problem has already become a huge hidden danger to the economic health of China.


For a long time the importance of household debt has been ignored given the relatively small proportion of household debt to China's total debt. According to data from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China's medium- and long-term household loans, mostly mortgages, reached 21.8 trillion yuan ($3.2 trillion) by the end of April, accounting for nearly 20 percent of the total loans. But if you look at the household debt-to-GDP ratio, things are different. As of the end of last year, the household debt-to-GDP ratio hit 44.4 percent, and the figure is expected to be around 60 percent if provident fund loan data is taken into accoun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istorical experience, such a leverage ratio is not very high, close to the Japanese level of 62.5 percent at the end of 2016, but still lags behind America's 79.5 percent and the UK's 87.6 percent.


However, the situation might look more serious if we apply two other indicators. The ratio of newly added mortgages to households' disposable income in China was 16.9 percent in 2016, far exceeding the pre-crisis peak in the US, which hit 11.2 percent in 2005. Moreover, the figure was only 6 percent or so in China in 2014, meaning that it surged significantly over just two years thanks in large part to the soaring property market. Meanwhile, the ratio of mortgage balance - including provident fund loans - to households' disposable income was 68.3 percent at the end of 2016. Even if the provident fund loans were deducted, the ratio still hit 56.4 percent. If household debt continues to accumulate at the current speed in the future, we estimate that the mortgage balance-to-disposable income ratio in China might reach the American pre-crisis peak as early as 2020.


The above data analysis indicates that China's household debt is a serious risk to financial security. As a result of the decline in income growth as well as mortgages, Chinese households have generally been short on liquidity. In other words, the soaring mortgages have inhibited China's economic growth to a certain extent.


According to the latest research paper by scholars Atif Mian, Amir Sufi and Emil Verner, an increase in household debt will potentially undermine GDP growth through affecting household consumption. From the historical experience of the world, if the mortgage-to-GDP ratio increased by 6.2 percentage points over the past three years, then GDP growth might go down by 2.1 percentage points in the next three years.


Signals for many serious potential crises first have started from a sharp rise in household debt, followed by liquidity tightening and a substantial decrease in consumption. And a consumption slump usually leads to a drop in output growth. So far, China's consumption remains quite steady, with no sign of any sharp fall.


A financial crisis, especially a debt crisis or mortgage crisis, first occurs in medium- and low-income families. According to the experience of the US and Europe, a household debt crisis that happens to the medium- and low-income classes is enough to trigger a systemic financial crisis as evidenced by the subprime mortgage crisis.


We have reached a similar conclusion based on our research on Chinese family data models. If the proportion of Chinese households subject to liquidity constraints increases by 1 percentage point, the GDP growth would slow down by 0.12 percentage points during the same time period. From 2012 to 2014, the proportion of households subject to liquidity constraints climbed by 19.3 percentage points, which could be translated into a drag of 2.35 percentage points on GDP growth.


It is estimated that reform may have stimulated potential economic growth by up to 3 percentage points, yet due to the impact of household debt, GDP growth has slowed down, which is why household debt deserves our immediate attention.


The article was compiled based on a speech made by Huang Xiaodong,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Research of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in early July. bizopinion@globaltimes.com.cn

解放日报:改革与不改革 差别有多大
来源:《解放日报》2017.8.29 思想周刊/观点版面 作者:田国强

我们用9年时间,打造出一个兼具国情和国际经验的中国宏观经济预测量化准结构模型。坦率地讲,很多研究机构都在做这件事,但基本上是把发达国家中的宏观分析模型拿过来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国外的模型只关心短期不关心长期,不关心改革,不关心体制和治理结构,并且宏观模型只注意定量分析,不注意定性分析。如果直接“拿来主义”,会造成很大的问题。

我们结合中国特有国情,对几百个核心方程逐一检视,或修改,或推翻重建,并加入中国特有元素,发展出为中国宏观经济量身打造的分析框架和模型。它既考虑经济稳定、发展及风险控制,又考虑结构和体制转型;既有实证也有理论,既定量也定性,既考虑短期政策对应又考虑中长期综合改革治理。
特别是,为科学研究中国的宏观经济问题,我们采用了“三个维度”与“一个结合”的方式,即内在逻辑理论分析、历史视野的纵横向分析和量化分析,以及短期的政策效应及其风险与中长期的改革治理分析相结合。

同时,做任何事情都应当充分考虑潜在的风险和稳定。于是,我们的模型更关心中长期改革治理的分析与研判。既考虑趋势性和周期性因素,也考虑短期性制度因素,以此来为改革向纵深发展提供智慧。

另外,我们也注重技术预测情景分析和模拟政策分析相结合。实践证明,看中国的宏观经济问题,光看总量分析是不够的。比如,现在一些人比较关心企业债务、地方债务问题,但对消费方面的家庭债务风险问题研究力度则显得不够。所以,我们更注重宏观与微观相结合。

通过这一分析模型,可以对中国宏观经济基本走势和基本情景作一些判断。近年来,中国实体经济遇到一些挑战。其中,产能过剩的通缩压力和投资杠杆的风险,值得进一步关注。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有周期性原因,也有结构性原因。此前,我曾在文章中提到经济放缓的五个因素,分别是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吃紧、国有企业产能过剩、施政过程的不作为慢作为以及对于新常态的理解偏差等。

这次,我们依据新的模型分析,对上述五个因素给出了量化分析。比如,在要素驱动递减的量化指标中,劳动力要素并不是很明显,资本边际收益递减则较为明显。总的来看,通过定性与定量分析,可以进一步归纳为三个结构性失衡:

一是经济结构方面的部分失衡,包括需求、产业、市场结构的部分失衡。任何一个发展中经济体要变成发达经济体,都会经历从要素驱动走向效益驱动再到创新驱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通常伴有失衡问题。我们的重中之重是控制好、平衡好这个问题。

二是体制结构方面的部分失衡。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让政府在市场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在一些地方“重政府轻市场、重发展轻服务”等失衡现象依然存在。

三是治理结构方面的部分失衡。例如,收入差距问题、生态环境问题、利益摩擦问题等,不同程度地阻碍着国家治理现代化目标的实现。

这三个失衡问题,需要得到有力解决。我们要防止出现“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的恶性循环,进一步形成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宏观经济综合调控体系。其中,有两个关键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二是要激活创新力,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二者的发力有助于提升生产率,为经济发展提供充沛动力。

我们的模型分析表明,改革到位与否,会导致实际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相差3个百分点。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提出了“翻两番”的目标。当时,很多经济学家心里没底,结果却是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上升3个百分点以上,达到7%以上。在特定的发展年代,这就是改革与不改革、改革到位与不到位差距的直接体现。

总的来说,中国宏观经济发展和改革千头万绪,关键领域有三个,分别是民营经济、金融市场和土地要素。我们要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所强调的,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要让民营经济活起来,在这方面民企有很大的优势和创新动力;要让金融市场活起来,金融只有为实体经济服务才能“底气十足”;要让土地要素活起来,要素市场扭曲等问题亟待引起重视并加以有效解决。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本文根据“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高峰论坛上的演讲整理)

上一条 | 下一条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经济学院 | 财大首页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